来源:Relx悦刻电子烟 时间:2020.07.08

在接受专访时,汪莹表示,如今是电子烟行业的冬天,对电子烟的认知不全面,导致社会和许多用户对电子烟缺乏信任。保护未成年人,电子烟企业有责任,希望这也能推动社会认知的进步。

“这些是监管介入后带来的影响,电子烟这个行业不少企业将会越来越难。”悦刻CEO汪莹在接受凤凰网科技专访时表示,监管介入之后,最直接的影响是应对监管带来的成本上升,包括防范青少年购买、产品升级等方面。

汪莹所说的监管,指的是在今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称,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即使是已经做到行业第一的悦刻,受到“线上禁售令”的影响也非常大。首先就是此前在线上的业务全部停止,包括各大电商平台的旗舰店;其次是宣传物料需要全部替换,重新制作;第三是烟弹和电子烟杆的包装全部要重新调整。

“我们也有点想法,但是与其去抱怨,不如把该做的做了。”汪莹告诉凤凰网科技,电子烟是一个新的产物,虽然已经出现了很多年,但是在中国依然是新鲜玩意,社会对它有不信任感是可以理解的。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企业,面临的都是要求严格限制未成年人购买,而传统卷烟在线下门店却没有被特殊对待。

汪莹说,社会一定是在往前进步的,如果电子烟必须要承担这个角色,那就一定要克服困难去做。

悦刻成立了线下督查团队,由汪莹亲自担任组长,会采用飞行检查的方式对线下门店,包括授权店和专门店进行不定期检查,甚至会将检查范围扩大至零售店。此外,针对三种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行为,还分别推出了不同的处罚措施:

处罚最严格的是针对代理商自营渠道。若其违规销售产品给未成年人,悦刻将追缴违约金人民币20万元,并调整授权区域、渠道。情节严重的,停止合作。

若代理商下游的分销商、零售商违规销售产品给未成年人,RELX悦刻首先责令代理商停止与其合作。若代理商继续保持与该分销商、零售商合作,则视为该代理商违规,参照前款规定对代理商进行处理。

专卖店的违规销售行为,分首次违规、二次违规情形进行处理。首次违规向未成年人销售产品,RELX悦刻将扣除保证金人民币5000元并予以通报批评。二次违规的,停止合作,再次扣除保证金人民币5000元。

这些规定已经从12月1日起开始实行。在线下,从专门店、授权店、智能贩售机到官方app,悦刻还将逐步推广人脸识别验证系统向阳花系统,防范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产品。这套系统进行“姓名-证件号-人脸”三重验证,借助AI智能、人脸识别、IoT等技术和产品,能确保在悦刻专卖店中只有成年人可购买电子烟产品。悦刻计划在未来3个月改造100家“向阳花系统标杆店”,7个月内覆盖全国所有悦刻专卖店。“当前,珠海已经推出了两家。”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负责人蒋龙告诉凤凰网科技。

汪莹向凤凰网科技表示,今年下半年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是一个比较困难的,特别是在“线上禁售令”之后,普遍信心不足,也很难再出现之前200、300万就能做一家电子烟企业的事情。“我们在2020年主要就是做减法,解决一个问号。”汪莹说。

在创办悦刻之前,汪莹曾经是优步在中国市场的负责人,如今悦刻团队和悦刻的代理商,很多都是他在优步的前同事和合作伙伴。她以网约车和电子烟进行类比,早期网约车也是大步迈进的方式发展,先圈地,包括招募司机和吸引用户,发展方式比较粗放。在打好基础之后,逐步做减法,包括加强对司机的审核并淘汰不合规的司机、用户的精细化运营以及产品的改进。对于悦刻来说也是如此,监管的进入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行业的优胜劣汰。

而至于问号,汪莹认为则是社会对于电子烟的态度,将会随着监管的介入以及国标靴子的落地而逐步清晰。“在一切都明朗之前,我们就要先开始行动。”汪莹说,电子烟如果能推动社会认知的进步,那现在做的也值得。比如,电子烟在线下严格限制未成年人购买,希望这些经验能推动传统卷烟对未成年人也逐步限制购买。

“用户对于电子烟的认知还不够清晰,所以也会存在不信任感,认为电子烟只是对身体健康有害。”汪莹说,还有一个不好的地方是社会认为电子烟是暴利的,但悦刻今年也只是在不亏损的情况下运转而已。电子烟的定价与快消品很相似,都要考虑代理、经销和分销等层面的费用,电子烟企业不是唯一的收益方。

蒋龙分享了一个用户的故事,此前有用户在电商平台购买电子烟产品,因为烟弹比较便宜而这位用户又只是想先体验下,结果就看了价格买了便宜的,没想到这个只是一枚烟弹,买到手之后怎么吸都不出烟,打电话来投诉之后才发现还需要买一根电子烟杆配合烟弹才可以使用。

在汪莹和蒋龙看来,这是用户对电子烟缺乏清晰认知的一个表现,也足以说明线下市场足够广大。所以悦刻一方面加强对于线下的管理,除了严格限制青少年购买之外,还推动线下门店尽量只卖一个品牌的电子烟产品,“如果有质量不合格的品牌也在出售,会影响整体。”蒋龙说,卖多个品牌对于销售人员的要求也更高,无法告知消费者关于产品的详情。

另外一方面,悦刻在线下大力拓展门店。蒋龙对凤凰网科技透露,今年3月底悦刻的线下专卖店超过了1800家,今年8月末市场份额超过了60%。接下来悦刻主要开拓分销店,比如药店,“广州有5000家药店,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3000家。”蒋龙透露,广州只是在药店渠道分销的一个测试,逐步会加快推广。

在产能方面,电子烟代工巨头麦克韦尔为悦刻建了一个专属工厂,该专属工厂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拥有4000多名工人,产能顶峰可以达到每月生产5000万个烟弹。

客服二维码